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一个村委会书记一手遮天独吞农民10多亩地,村官就可以这般压榨农民吗?天

  • 0点
楼主回复
  • 阅读:3269
  • 回复:1
  • 发表于:2019/2/9 20:40:55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儋州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海南省儋州市南报村委会现任书记陈清(化名),霸占南报村委会石碑头一队新村陈某十多亩地,已霸占近22年,从未付任何租金。2019年1月,政府修路征用到此地的一部分,最后测量宣布国家赔付村民陈某22000元,于是村委书记陈清见钱又起了贪欲,矢口否认曾经租用过陈某的10多亩地,并且口吻强硬地说修路征地赔付的22000元归村委会所有,不判给陈某。
       1997年,陈某全家人打算搬离此地到亲戚家打工,当时任村委会书记的苏某、村主任林某和文书陈清(即现任村委书记)立马商量在陈某搬家前要租用村民陈某的10多亩地,于是,苏某立马赶去找陈某,当时苏某与村民陈某谈妥的条件为:村委会租用陈某10多亩土地后,会转租给罗某种橡胶树30年(即租用陈某的地时长为30年),自1997年第一年起至橡胶开割第一年不算租金(约5年时间),橡胶开割第二年起罗某一颗橡胶树付给村委会3.5元/颗/月,村委会会付给村民陈某1.5元/颗/月,即第六年至第三十年(共要收至少25年的租金),村委会每年每颗橡胶树挣差价2元,罗某共种了600多颗橡胶。当时,陈某说要签好合同,书记苏某说不用签合同,有他苏某、村主任林某和文书陈清做担保做证,苏某说:“只是租用给罗某,30年租期一到期,这些土地还会归还给你们。”实在又淳朴的村民陈某很信任前任书记苏某,并且他认为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肯定会有保障,也出于着急搬家的原故,所以同意将这10几亩租给村委会。
       陈某一家背井离乡,在外打工6年。2003年,陈某一家返乡——回到了南报村委会石碑头一队新村,直至现在。苏某成了前任书记,现任书记是当年的文书陈清。
       村委会当年确实将陈某的10多亩地租给了罗某,罗某也按3.5元/颗/月的租金付给了村委会,但是村民陈某却从未收到过村委会的任何一分租金。从2003年返乡至今,陈某多次登门寻求现任书记陈清(当年承诺说做担保的文书)补签土地租赁合同,可是书记陈清一直推脱说没有空,要不然就是打马虎眼说没有必要、斩钉截铁地说:“你的地就是你的地,谁都拿不走,我们都会帮你证明的!”就这样,陈清三番两次的将村民陈某打发走。
      也许,看到这里你会觉得村民陈某怎么这么傻,强势一点要求补合同就是。但是你可能不懂,村民们得罪不起村官们,一旦得罪,以后要是有需要书记们盖章签字的任何事情,都会踏破铁鞋不帮忙办事,并且以前的村民们没有受过太多教育,他们是淳朴的农民,以为有人担保的事情牢靠,而且他们永远相信农民就算在理也抢不过村委书记这个“大官”,我想,如果这篇文章有村里的朋友看到,也一定深有体会这种无奈。

      2019年1月,政府决定在这个村子修路,会征用到部分农民的地,开始有人来测量被征用到的地面积,恰好征用到这10几亩地的其中一部分,测量后总共征用到3分左右的地,测量的时候,村民陈某和现任书记陈清都在场,村民陈某再次向书记陈清请求说:“陈书记,您一定要帮忙证明这块地是我们家的,当年你们说要租用我们家这些地,一定会给我们做担保。”当时书记陈清信誓旦旦的说:“放心吧,这是你的地,是你的就是你的,怎么跑的了?会给你证明的。”当整个村子被征用到的地面积都测量好,公布赔付金额时,(被征用到这部分的地国家赔付22000元),书记陈清知道这个金额之后,立马改口,找陈某说:“这个地是归村委会所有的,不是你家的地,所以这22000元应该打给村委会。”村民陈某立刻反驳说:“这块地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前几天测量土地面积的时候您还向我保证过会证明这块地就是我们家的,包括22年前你们村委会三个人也这样担保过,现在怎么突然改口说这10几亩地是村委会的?这征地赔付的22000元居然也成了村委会的?”之后书记陈清坚持说这10几亩地和赔付款都归村委会所有。(PS:小编我能不能这样理解,钱打给村委会之后,这笔钱是归陈清所有?还是要归村委会的所有官?)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不仅仅关系到征用地这一小部分,书记陈清是要独吞村民陈某的10多亩地。眼看着还有8年就能达到租期,村民陈某以为8年后能收回失地。没曾想,这22年来,村民陈某非但没收到过租金,反而还失去了自己的10几亩土地。土地就是农民的生命,是养活一家老小的唯一工具。失去自己的10几亩地对农民陈某来说意味着养活全家老小的工具被人抢走了,就相当于跳芭蕾舞的人没有了双腿是一样的。
       这期间,村民陈某多次去寻求1997年的前任书记苏某,苏某说:“要证明也可以,你得想办法找到当时村里的土地规划册(也可能叫《山林土地证》),先找到主要证据。”村民陈某去找了几年前收走土地规划册的温某,温某告知陈某,他已将册子给了林某。陈某又去找了林某,林某告知陈某说册子弄丢了找不到了。就这样每个人来回踢皮球。(PS:这么重要的册子,相关人员不保管好竟然能说弄丢就弄丢了?小编想,如果真的弄丢了的是不是应该有人担责任?这可是证明村民们土地的凭证啊,那如果没有弄丢的话,是不是别有用心?)
       至今,事情还没得到解决,村民陈某因为没有签合同,并且另外两个担保人也保持模凌两可的态度,人证物证都没有,所以认为无法讨回公道。陈某只是一个基层老百姓,手无寸铁,难道就坐以待毙吃哑巴亏吗?难道就因为这些漏洞而对村委书记陈清这种行为放任不管吗?希望有更多此类的受害者能站出来,献计献策,一起伸张正义。


编辑:0点
邮箱:3423808756@qq.com
2019年02月09日

  
  • 健益达
  • 发表于:2019/2/20 14:09:56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打直播海南电话,让记者去帮你报道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