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追踪|儋州一码头反复收费鱼贩被迫歇业致2万多斤鱼变质?负责人:不存在

  • 学前班
楼主回复
  • 阅读:4670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28 8:59:4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儋州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1月21日,商报记者调查报道的《鱼贩:儋州白马井南司码头装卸费和装车费不合理导致集体歇业 2万多斤鱼变质损失30多万元》,刊发后引起社会关注。1月22日,海南省白马井渔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司码头)总经理李先生回应,2万多斤鱼变质及码头5次收费均为不实;此外,记者从儋州市物价局获悉,南司码头仍在执行的2013年印发的相关物价文件已由2017年新印发文件替代,收费内容发生变化。


歇业当天未上岸的渔货

负责人回应:闸口通行费变渔货费

“那些女人(鱼贩)是乱说的,实际上并没有这回事”李先生表示,2万斤鱼变质让渔船损失30多万元非确凿之事。

李先生还称,吴小姐等鱼贩所说5次收费与记者上次采访获悉并报道的收费次数不实。他告诉记者,“闸口通行费”实则为渔货费,所谓渔货费即渔船靠泊装卸场地费,50-300吨位以上,收费100-300元不等,这与李先生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表述内容有所不同。

在上次采访中,李先生曾就南司码头的收费次数及对应项目向记者提供相关材料,记者逐项向其问询、对照。“一条船上几百盘鱼,凭什么只给我们几十元钱?而且以前没有票,现在我们还有票据了。”李先生在介绍渔船靠泊装卸场地费数额变化时称,由于之前收费不规范,导致该公司出现收费漏洞与亏损。采访过程中谈及向鱼贩收费问题时,此人曾不止一次爆粗口,上述种种均有录音佐证。

1月22日当天采访时,李先生还告诉记者,吴小姐所说的“大门费”就是停车服务费(此项收费符合有关规定)。

此外,南司码头对内向鱼贩公布的《关于市场封闭管理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上虽然没有明确“闸口通行费”这项收费及相应价目,但是在《公告》的第一页上清楚道明,在东、西两面通道设立收费岗,东面收费岗24小时收取通行服务费,西面收费岗则是每天4:00-12:00提供收费。

吴小姐、林小姐等鱼贩说,闸口通行费和渔船靠泊装卸场地费之间从未划过等号。有的鱼贩说:“还收渔船靠泊装卸场地费,只不过收的少了一点,上次收了我30元。”有的鱼贩则表示,收费价格与之前并无差异,“上次还是收我100还是80元。”至于票据一说,有人称,截止到歇业前没收过任何票据,另一方面,吴小姐说,工作人员一般不会主动给票据,除非鱼贩要求。

关于1月12日双方起争执歇业当天,是否存在2万斤鱼变质?“那天南司的人拦我们的鱼,不让上岸。”吴小姐称,由于那些渔工用手推车将鱼运到闸口时没付通行费,收费岗的工作人员不让通行,不得已之下将鱼运回船上,第二天才出售。

“坏了的意思,不是说全部都倒掉,完全不能吃的意思,是放久了,因为变质没那么新鲜了,要降价卖。”吴小姐告诉记者,与她合作的渔船那天捕获的鱼部分价格为13元一斤,第二天是以9.5元一斤的价格卖出去的,仅那一艘船就损失10多万元,再加上别的渔船的损失,一共30多万元。

“十几万斤鱼放到第二天降价卖,知道损失多少钱吗?”

一担水1.5元收1元“过路费”?

然而,多名鱼贩及渔工告诉记者,她们对于南司码头的不满并非仅限于此。

“1元5挑一担水,他们收人家1元钱过路费(闸口通行费),那个人就直接在他们面前把水倒掉。”不仅如此,多名鱼贩及渔工称,3元挑一担鱼,每当有人挑鱼过闸口时也要先支付2元钱通行费,否则不许通行。

“我们做生意的还有一点钱,我们让他们收我们的钱就不要去收人家的钱了,他们偏不。”

“有的人就是靠挑水、挑鱼养活一个家庭,这样收费让人家怎么过?”两名鱼贩分别说道。

据了解,渔工挑的水是海水,并非淡水,主要提供给鱼贩清洗鱼货。

南司码头鱼贩集体歇业在白马井镇传得沸沸扬扬,尤其针对挑水收费一事,当地有居民发问,“海水还归他南司码头管啊?”

记者算了一下,如果上述收费属实,那不论是挑水或是挑鱼,每一担超60%的收入归南司码头所有。


码头内部加冰排队可“加塞”?

据了解,当鱼从船上卸到岸上时,为了鱼肉新鲜、不掉价,需要在鱼上铺上一层冰。然而,有鱼贩称,码头的冰厂让他们颇为不满。

据吴小姐和林小姐所述,在南司码头加一条冰价格为25元,码头外的冰厂则是16-18元一条,价格相差7-9元。鱼货量越大,所需冰量越多,价比差越高。

吴小姐说,她们通常是在凌晨2时开始交易,但南司码头的冰厂一般是早上7-8时,但想要顺利加到冰还没那么容易。

“南司码头是企业管理,它不允许外面的冰厂到码头里给我们加冰,而且在南司里加冰还要排队等。”吴小姐告诉记者,凌晨2时上岸的鱼放到早上7-8时就没那么新鲜了,再加上排队所消耗的时间,时间越长,鱼就越不新鲜。

不仅如此,这种情况下,冰厂里的工作人员还会趁机“勒索”鱼贩,“有档口的人去打冰的时候,他就叫你给他鱼,你要是给的话,他就让你插队,不给的话,你就站在尾巴那里慢慢排队吧。”吴小姐说。如今,在白马井中心渔港,随时随地都能加到冰,“人家还包送到你面前。”

关于“勒索“档口鱼贩一事,林小姐告诉记者,她未曾到冰厂加过冰,没遇到类似情况。

据不完全了解,如果上岸后的鱼新鲜度降到一定程度时,鱼的价位也将跟着掉,两者是正比关系。通常而言,鱼贩在将鱼分卸上岸前已和渔船主商定各类鱼鲜的价格,如果上岸后因为天气、缺冰或保鲜不当等导致鱼货变质,那其中的经济损失一般由鱼贩自力承担。

收卫生费不做卫生还“威胁”档口鱼贩?

采访过程当中记者了解到,南司码头卫生状况堪忧,即便有人上报过却始终未得改善。

因为这一问题,吴小姐曾与一名管理人员起争执。

据了解,吴小姐档口前的人行道地面本就有裂缝,因常年日晒雨淋冒出不少杂草。吴小姐称,那名管理人员让她将地面上的野草清除干净,否则将不允许吴小姐再租用档口,“每个月都交卫生费,凭什么叫我清理人行道?”吴小姐说。

就吴小姐与林小姐所言,南司码头针对档口鱼贩的作为尚不止于此。

她们告诉记者,大概是1月11日,一名档口鱼贩因为收费过高和南司码头某领导理论,不想,这名管理人员的回驳却成了鱼贩歇业的导火索之一。他说:“你们这些渔婆(指生意规模较大,收入较多的鱼贩)个个都盖楼房,现在还不能轮到我们盖吗?”

1月26日,记者联系了该名鱼贩,她却告诉记者没有这回事。

对此,林小姐笑称,“她不敢。”

不敢?为什么不敢?原来,在多数鱼贩看来,档口为她们的生意提供了不少便利,然而,南司码头的档口多人租用,供不应求,不少鱼贩为了租到档口可谓是想尽办法,这让南司码头方面攒足了话语权和决定权。

“我们后来(歇业后)自己开会,她拿话筒说了几句话,被人家用手机录了下来。后来有人说是她带头闹事,南司就不让她租了。”林小姐解释道,之后,这名鱼贩主动找上南司码头求情,为此,才会闭口不言,“他们就是这样,你带头反抗,你闹事,就威胁你不给你租。”

只是为何南司码头说罢租就能罢租,难道双方签订的合同都没有明确甲乙双方的责任吗?这让人十分不解。就在这时,吴小姐告诉记者,她们拿到手的只有租赁收费票据,并非具备法律意义的书面合同。

海南某律所律师赵亮认为,民事合同应由双方具体商定,如果双方均未提出,那将视作不定期租赁合同。

1月23日、26日,记者数次电话联系李先生想要问询多名鱼贩及渔工在23日后接受采访时所表述的内容是否确有发生,但均被拒接。

鱼贩不愿回南司码头?

自1月15日南司码头、白马井镇政府和儋州滨海新区三方协商至今,鱼贩集体歇业一事当如何解决似乎并无进展。

“发生这样的事,滨海新区对我们已经很负责任了。”由于交易多在凌晨2时开始,但多日来一直未接通电源,无法使用照明工具。鱼贩们希望滨海新区能帮她们接通电源,以便凌晨买卖方便进行。

“如果南司码头一直这样,我们是不愿意回去了。”在吴小姐看来,南司码头地方狭窄、卫生不过关,白马井中心渔港则不同,宽敞、通风条件好。她说,有不少鱼贩与她一样,愿意交钱让滨海新区管理。

对于通电诉求,滨海新区办公室主任表示,只要鱼贩们准备好电线,他们愿意帮忙接通电源。

儋州物价局:未查出不合理收费证据

1月23日下午,儋州市物价局检查科科长苏振波与收费科科长林学君到南司码头进行相关查问。

1月24日,苏振波告诉记者,目前,并未发现南司码头存在不合理收费的证据。此外,他还告诉记者,相关政策修改后,港口在相当程度上具备自主定价的权力,前提是不得超过相应公示价目。林学君则让记者下周一到该局,他再向记者介绍具体情况。

另一方面,根据儋州市物价局提供的2017年印发的《海南省交通运输厅海南省物价局关于转发《港口收费计费办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实施政府定价的港口需按照该文件的收费标准计收,并以其为收费上限,可在不超过上限范围内自定具体收费标准;另外,实施市场调节价的港口,可依具体情况自定标准;且目前记者在《通知》内并没有发现,有明确的渔船靠泊装卸费、渔货综合交易服务费、场地收费及闸口通行费等收费项目,不过,确有货物港务费、停泊费和堆存保管费与库场使用费等。

按照《通知》规定,货物应以重量吨或体积吨为计费单位,然而,南司码头的《公告》仍以盘(40斤)为收费单位;

货物港务费分内、外贸货物港务费,内贸港务费沿海港口每重量吨0.5元,体积吨0.25元,外贸收费则较为繁杂,具体收费如图所示:

关于停泊费,国际航线船舶港口收费为0.25元/净吨(马力)/日,国内航线船舶港口收费为0.08-0.12元/净吨(马力)/日;至于堆存保管费与场地使用费由港口经营人自定。

该《通知》于2017年7月19日印发,在1月22日的采访中,李先生告诉记者,截至22日,他未曾收到物价局下发的相关文件,对此,记者尚未核实。(椰网/海拔手机端记者 林万丽 摄影报道)

来源:椰网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